道路照明论坛第二天 话题聚焦政企如何“勾搭”

LED革了白炽灯的命,也打歪了节能灯还未坐稳的江山,除旧迎新成了照明市场的一件大事,尤其在公共照明方面,LED产品早已拉开替换大潮。

图片 1

“有买卖就有伤害”,这种替换浪潮下的黑暗角落也似乎在日渐浮现。据江苏省苏州市相城、昆山两地检察机关官方微博近日先后发布消息,对相城区、昆山市的两个路灯管理所3名负责人立案侦查;浙江省杭州市电力局原路灯管理所工程科科长吴水灵受贿案近期也在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一审。

4月3日,第十一届中国道路照明论坛第二天,4位演讲嘉宾各自分享LED道路照明的检测研究、技术发展、产品方向等,现场气氛依旧热烈。

小小路灯的背后,往往是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巨额投入,据相关人士表示,大中城市上十万盏路灯的日常改造维护、电费支出、广告承租等方面都是巨额收支,从设计招标到验收维护,每个环节几乎都得花钱疏通。而动辄上亿元的豪华路灯亮起来的同时,往往倒下一批“小官巨贪”。

专家演讲实录

本来被认为是“清水衙门”的路灯管理部门近年来却是“清水不清”,甚至铺了一层掩不住的油脂。

上海LED路灯检测分析研究

要拿到一个公共工程,大多数时候都要得到层层审批,而在工程结束之后的回款时段,又是一段“礼尚往来”的时间。当然在这段过程中,有人欢喜有人忧,有的企业顺势而火,也不乏有的企业因为承受不了巨款压力走上倒闭之路。

上海市路灯管理所市区所副所长 王小明

一方面由于LED产品目前处于标准缺乏阶段,路灯照明工程在照明亮度、覆盖面积、节能要求等方面存在一定的专业技术要求,原材料使用量大,但规格质量千差万别,做高价格,瓜分差价成为不少部门的“油水”聚集点。另一方面,就如“我就是王法”这句话,虽然显得霸道不讲理,但是很多时候却是真实写照,由于此类项目往往要得到层层审批,像游戏打通关一样,中间的任何掌握话语权的人似乎都是“王法”,很多时候“利益”就成为衡量是否合法的首选标准。

上海LED路灯试挂路段情况,包括申长路LED、丰翔路、内环高架、临空开发区等路段LED路灯试挂。其中,申长路试挂试验证明了LED路灯在主干道可以满足道路照明的要求,在此基础上,上海建交委牵头组织编制申报了“道路LED照明应用技术规程”的地方技术规范,以规范指导上海LED照明技术应用于道路照明建设。

面对这个“清水衙门”里的暗沟油水,我们该如何做?这个法治时代还能不能靠自觉办事儿?

另一方面,试挂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技术规范”内容多,有产品、设计、施工与验收和养护与检测,如何宣贯?25000流明≤25KG?LED灯5万小时寿命,灯具寿命15年是否短了……

由此可见,道路照明不仅仅是LED技术问题,也不仅仅是节能问题,它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城市高架立交照明(高杆)与居民的矛盾,城市道路绿化与路灯的矛盾,,路灯路口等人行过道的照明等。

道路照明的现场测量和评价技术

杭州远方光电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产品应用总监 郭志军

进行道路照明现场测量时,需要了解基本照度和亮度的测量方法。基本的照度测量设备包括便携式照度计和便携式光谱照度计,道路亮度的测量测量设备可以使用瞄点式亮度计及成像亮度计,方法则参照《城市道路照明设计标准》及《照明测量方法》。并且介绍了亮度测量的布点方式比如观测点高度1.5m,纵向间隔≤m等。

光谱测量可以采用光谱仪、便携式光谱照度计以及便携式成像光谱亮度计,光谱测量的优势包括精度高,参数丰富,并且可得到中间视觉下各光学参数。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道路照明照度测量设备的分辨力要求≤0.1lx。

LED道路照明驱动电源的未来之路

茂硕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产品总监 陈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www.602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